环亚国际登录|环亚国际官网|环亚国际平台
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多元化帝国梦碎,昔日豆奶大王能否重振雄风?

日期:2019/03/08 10:47

  编者按:必须警惕的是,维维豆奶已经成为诸多知名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在快消领域,还有很多“维维”们,缺乏对市场的前瞻性创新,盲目多元化,跨界次数颇多,成果寥寥无几。

  就目前来看,维维股份(600300)的商业版图依然很大、很复杂,不知迷途而返“业务瘦身”后的维维能否重拾昔日辉煌?

  近日,维维股份发布了多个股东减持公告,如,2018年11月6日,维维股东章霖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 1670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 0.9988%;11月7日,宁波博泓合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博泓合丰”)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 203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 0.1214%。

  维维股份是我国最大的豆奶粉生产商,主导产品“维维”牌豆奶粉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位,在90年代市场份额一直维持在80%左右,当时维维股份每年上交的税收占其所在地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税收总额的一半。

  维维股份2000年上市,发行价每股10.28元,市值66亿元。16年过去了,目前公司市值50.6亿元,比上市时还低了一些。

  占尽先机的维维股份发展应当势如破竹,但却不尽如意,它究竟经历了什么?

  豆奶大王深陷帝国梦

  维维创始人为崔桂亮,当年,他还是铜山县大庙一个碾米厂厂长,凭着一腔热情,推出全新产品维维豆奶粉,开创我国豆奶品类的先河。90年代崔老板拿出10w重金买下热播电视剧《渴望》的特约播映权,《渴望》创造了收视神话,维维豆奶也随之声名鹊起,供不应求。创造中央电视台第一个亿元标王。其广告词“维维豆奶,欢乐开怀”更是响彻大江南北。

  2000年成功上市后,维维股份募资10.28亿元,是当时中国食品饮料行业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但在豆奶粉市场上,维维的绝对垄断地位正在受到永和豆浆等竞争对手的威胁,事实上1997年之后,豆奶粉市场开始停滞不前,维维股份的销售额也一直在10亿元左右徘徊,净利润也能稳定在1亿元以上。此时,手握重金的维维把视角扩大到豆奶之外,探索多元化业务发展战略,不断通过并购的方式跨界其他行业,希望解决豆奶主业的天花板问题。

  2001年,成立维维乳业公司,并组建维维六朝松面粉公司,涉足食用米面油业务。

  2002年,收购珠江特区牛奶公司和新疆呼图壁怡然乳业公司,组建新疆维维天山雪乳业有限公司,开始用“天山雪”这个品牌,在乳业开疆扩土,涉足牛奶业务。

  2003年2月,收购武汉香满楼乳业公司,扩张牛奶业务。

  2006年11月,收购双沟酒业38.27%股权,随后被宿迁市政府 “赎回”了维维股份所持有的双沟酒业股权,涉足酒类业务。

  2007年9月,计划与中粮地产(000031)成立地产公司,未成功,试图涉足房地产业务。

  2008年3月,对双沟酒业增资3600万元,持股比例增加到40.6%,扩张酒类业务。

  2008年,计划出资1000余万元与同济大学教授合作成立生物技术公司,涉足生物技术业务,未成功。

  2009年9月,耗资3.48亿元收购连续7年位居湖北第一的湖北枝江酒业51%股份。同年又收购成都大邑县的川王酒业,推出自有品牌“川王”,扩张酒类业务。

  2009年投资煤炭业,正兴煤业,因债务太高于2013年出售,涉足煤炭业务。

  2010年,涉足房地产,在徐州泉山区开发商住楼项目“维京公馆”。2011年取得预售证,但仍未有人居住,涉足房地产业务。

  2011年下半年,收购乌海市正兴煤化有限责任公司和乌海市西部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失败告终,涉足采矿业务。

  2012年,出资3.57亿元收购了新贵州醇酒厂。

  2013年12月,插足茶产业,收购湖南省怡清源茶业有限公司51%股权。

  2014年又进军旅游房产业,买下徐州南湖花园度假村,2016年已出售。

  上市以来,维维股份卖过饮料、挤过牛奶、种过茶、榨过油、盖过楼房、酿过酒、搞过金融——似乎它觉得能赚钱的,都要参与。到了2015年,一个多元化的“帝国”已经形成,一个涉及饮料、白酒、食用油、房地产、贸易、茶叶等六大行业的“帝国”。

  但是这样频繁的收购真的给维维股份带来很强的助力吗?

  主业不振、副业不兴

  营收及净利上,尽管这么多年维维股份的营业收入整体上涨,但是它的净利润却始终维持在1亿上下,甚至好几年出现扣非净利润为负的现象,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净利润维持正数,多半靠出售资产补血,可见这么多年频繁的收购活动并没有给它增加业绩。

  分品类来看,财报显示,当前维维股份目前所属的行业为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除了动植物蛋白饮料(牛奶,鲜奶及谷动等)总体保持微微增长外,维维股份旗下产品如酒类、粮油、茶类的营业收入从2010年皆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且房地产、花生粕及菜粕、煤矿等业务均昙花一现。

  毛利率上,从维维股份近三年的数据可见,除了豆奶粉和豆浆粉毛利率较为稳定外,维维的白酒业务毛利率只有35.93%,这与白酒行业平均60%的毛利率水平相差甚远;植物蛋白饮料毛利率只有14.45%;食用油毛利率不到5%,贸易业务毛利率近两年不到2%,肯定是赚不到什么钱的;而一度被认为暴利的茶类毛利率也不到38%!

  而近十年来,维维的存货周转率越来越低,从2006年的存货周转次数9.81次降到2017年的1.09次,可见产品是越来越难卖了。

  维维股份高价收购公司,使得账面上的商誉不断增加,而由于收购的子公司业绩业绩不佳甚至亏损,不仅会在年度的合并财务报表中直接体现,还会导致商誉减值,对年度业绩形成双重打击。而期间不赚钱的子公司又低价转卖,钱没少赔。

  尤其是从2013年开始,贵州醇亏损不断,商誉减值损失占了净利润较高的比重,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开始凸显。如果没有这些商誉减值的拖累,维维股份的业绩会好很多。

  为什么多元化节节败退?

  以维维曾打算重点发展为支柱行业的乳业和白酒行业来看。

  维维进入两者的时机均在行业高速黄金时期,时间点不算差。

  彼时,乳品企业数量呈爆发之势,当年的伊利销售额也刚过40亿,蒙牛乳业一年的年销售也只不过21亿人民币。

  而白酒行业白酒复苏明显,伴随着提价潮的影响,酒业在外人看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生意:动辄70-80%的毛利率、20-30%的净利润率,伴随中国经济GDP以年均10%高速增长,彼时的白酒市场,正经历黄金十年。

  但是,由于缺乏行业经验,维维股份选择的发展路径存在很大问题。

  维维股份在选择奶源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它的奶源集中在新疆和西北地区,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内蒙古的好的奶源当时已经都被伊利和蒙牛占据了。乳业保质期较短,但牛奶的主要消费群体都在东部沿海地区。在物流并不是那么发达的西北地区,这就导致维维乳业运营成本极高,毛利率低的甚至只有10几个点,如此低的毛利率,加上无法发挥规模效应,每年是必亏无疑。

  此外,维维股份并未意识到牛奶行业和豆奶行业的原料采购、生产流程、市场营销以及消费人群、渠道的差距,直接套用,维维还要求自己的合作伙伴们只能生产自己的品牌“天山雪”,甚至对这些企业划分销售区域,都引起了被控股企业的反感。

  2005年,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乳业进入整合。最终维维的牛奶业务萎靡不振,投入产出严重失衡。

  白酒消费具有地域性,且业绩深受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而维维股份收购来的枝江酒业和贵州醇,当地政府与管理层的持股比例极少,且整合而来的维维派、老控股派、社会干部三方面没有彻底的形成合力,难以作用。

  白酒的消费价值主要体现在情感的沟通上,消费场景是工作需要、商务和政务应酬。伴随着中国经济高增长,持续释放对中高端白酒的需求,茅台(600519)、五粮液(000858)等一线品牌以一天一个价的速度火箭上蹿,行业高端消费升级的趋势非常明显,酱香型高度白酒正逐渐走俏。然而,维维股份仍以低度浓香型白酒为代表的贵州醇主打市场,结果逐步成为低端白酒的代名词,错过白酒行业消费升级的风口。

  另外,渠道上,没有意识到白酒消费主力80后的线上线下购买特点,仅将白酒简单的放入原来豆奶粉的渠道中销售。

  2011年开始,维维收购的枝江酒业营收不断下滑。

  2013年,白酒行业受“塑化剂事件”的影响,白酒行业的行情已经明显降温,维维旗下酒类业务销量也一蹶不振,2013年至2015年的白酒销量则分别为8.32万吨、6.91万吨、6.37万吨,维维收购的贵州醇持续亏损。

  到了2016年,多元化的业务皆效果不佳,大部分业务营收还在加速下滑,维维股份甚至不得不出售或转让旗下部分子公司和固定资产。

  2016年底,公司将三家地产公司的股权以1.98亿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

  2017年维维股份有多次出售资产的举动。9月20日,维维股份子公司维维创新投资转让了无锡超科食品公司10%股权,转让对价6400万,形成收益3800万,增加上市公司净利2800万。12月7日,维维股份转让子公司枝江酒业持有的湖北银行0.93%股份,总转让价1.04亿元,增加上市公司利润4298.02万元。

  10月11日,维维股份还出售了子公司贵州醇部分闲置土地资产——两宗共计464亩的土地,对价8352.8万元,交易完成后,可形成收益2200万元,增加上市公司净利1200万元。

  归根究底,此前维维股份不断实行多元化发展,而在多元化后,资金、资源、精力都被分散,而对于新培育的产品或品类多是跟风模仿,缺少对市场的前瞻性创新,同质化严重,利润下滑也成为必然,最后只得通过“卖卖卖”拯救颜面。

  如今它是否还有价值?

  豆奶产品主要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液态牛奶,另一种则是冲泡型豆奶粉。十六年来,维维股份的核心产品维维豆奶粉一直坚守固体形态,而同时期的粉类饮品如奶粉、果粉等早已完成了向液体饮料的转变。

  其实对于维维股份来说,突破天花板最佳的选择是推动豆奶升级,推出液态豆奶与液态牛奶争夺市场,如果当年维维股份的管理层入手的不是乳业,如今或是另一番景象。

  而随着家用豆浆机的普及,现磨即饮在家庭生活中变得更加容易,替代了部分冲调饮用的豆浆粉的家庭需求。根据euronmonitor数据,维维股份的豆奶粉如今已经跌至33%。

  同是卖豆奶的另一家企业——维他奶,发展境遇却是天差地别。

  维他奶,如今已经成为液态豆奶品牌领头羊,占据42.3%的市场份额。它上市首日总市值只有不到10亿港元,目前总市值已超过240亿港元。在内地的豆奶业务,依然保持稳定增长。营收从2008年的22.19亿元增至2017年的48.17亿元,增加了117%。扣非后净利润也由1.89亿元增至5.4亿元,增加了186%。

  另外,植物蛋白饮料这一新品类饮料兴起,它的营养价值逐渐被消费者认可,如椰汁、杏仁露、核桃露、花生露销量火爆。2015年,厦门银鹭销售额达到100亿,而2005年才创立的六个核桃,2015年销售额达到150亿。

  如今,维维股份便致力于回归主业。在2017年财报中,维维股份表示,扎实推进“大农业、大粮食、大食品”战略。16年已经过去了,维维股份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战略多元化之后,重新回到了起点。

  2018年8月27日,公司发布了关于“维维乳业有限公司拟股权转让所涉及的维维乳业有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报告”的公告,这意味着维维股份将退出经营了十几年的乳业。也意味着维维股份已经下定决心围绕“大农业、大粮食、大食品”战略作文章。

  可是,“醒悟”之后的维维股份在主业豆奶粉市场早已没有当年的霸主地位。不过好在如今的豆奶行业仍旧前景广阔。

  仅就营养价值而言,大豆蛋白被称为“植物蛋白之王”,在基因结构上最接近人体氨基酸,蛋白质含量高达35%-40%,每百克大豆蛋白质含量相当于20千克瘦猪肉活3千克鸡蛋活12千克牛奶。

  欧睿市场数据显示,近年,我国豆奶消费量不断提升,2016年达到1041千吨,2016年豆奶(豆浆)整体市场规模在84亿元,近五年增速10%,消费体量冠领全球

  根据欧睿数据统计,我国人均豆奶的消费量和消费金额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2016年我国人均豆奶消费量仅为0.8L/人,低于美国和英国的人均消费水平(英国平均水平为1.3L/人,约为中国的1.5倍),也低于与我们饮习惯类似的日本(日本平均水平为2.6L/人,约为中国的3倍)。

  豆奶一直集中在早餐在早餐消费,呈现“快餐化”,其余场景消费占比不高,对比果汁、可乐等饮料在餐桌上的表现,豆奶饮品提升空间大,消费体量仅是果汁的 1/10,可乐的 1/20。当前,中国的液体饮料市场传统碳酸饮料、果汁饮料的消费疲软,参考西南地区的餐桌消费情况,豆奶饮品完全有能力与果汁、碳酸饮料在佐餐选择上竞争,全国市场潜在空间大。

  豆奶与牛奶在日常消费中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乳制品在生活中的重要地位限制了豆奶产品的发展。从人均数据看, 2016 年中国国人均消费牛奶 65.6L,中国人均奶类消费量36.9千克,人均消费豆奶 0.75千克,差距明显。相比于600余亿的牛奶老大,豆奶行业老大业绩确实少的可怜。如果有一天,豆奶能撼动牛奶的地位,那么将能实现更大的空间。

  围绕自有终端品牌纵向多元化成功的案例为数不少,海尔就是多元化经营的成功案例,但是失败的同样数不胜数。所以,维维股份现重捡起自己擅长的业务,若能好好把握,在较为明朗的行业环境下,似乎值得期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直面传媒。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下一篇:没有了